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外链吧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750|回复: 10

一代国学大师王国维,为何要跳水自尽?

[复制链接]

16

主题

108

帖子

150

积分

丨丶英勇青铜侠客

Rank: 1

UID
9478
金钱
42
在线时间
0 小时
注册时间
2019-10-8
发表于 2020-1-15 06:38:2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一代国学大师王国维,为何要跳水自尽?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8

主题

111

帖子

157

积分

丨丶英勇青铜侠客

Rank: 1

UID
4760
金钱
46
在线时间
0 小时
注册时间
2019-10-3
发表于 2020-1-15 06:38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王国维遗书里面指定有陈寅恪收藏自己的书,可见两人私交甚笃。所以陈寅恪的看法应该有代表性。
陈寅恪在一次演讲中提到:我认为王国维之死,不关与罗振玉之恩怨,不关满清之灭亡,其一死乃以见其独立自由之意志。
那这里独立自由的意志是什么意思呢?本人刚开始看到这里也是懵逼的,太抽象了,果然是民国的名流,说话太深奥。
我自己想了下何为思想自由。
王国维当年要学历没学历要文凭没文凭,但是他是真的牛逼,年纪轻轻写出人间词话,学术界开始推崇他。后来他又完成宋元戏曲考,还有殷周制度论,声名鹊起。可见他涉猎多,天赋高,涉猎多的人一般是思想自由的。
后来新文化运动开始,北大请他去教书,三请四请就是不去,各种推脱,为何?北大是新文化运动之主阵地,先生不喜欢新文化运动呗。
再后来,落魄的溥仪让他去当南书房行走,就是个末代皇帝的秘书,他居然立马答应了。为何?为何?
因为先生是传统中国人啊,他喜欢的是中国传统文化,你看看他的著作,都是中国传统文化方面的著作。先生喜欢自由,南书房行走这个职位不用定期教课,不用朝九晚五那样上班,皇帝秘书嘛,闲散时间多,当然就可以搞自己喜欢的东西了,没人任何人扰乱你,干扰你,强迫你。
再后来皇帝狼狈退位,先生也狼狈失业了,溥仪被赶出紫禁城,先生也觉得受了奇耻大辱,看到军阀们对自己的主人吆五喝六,心疼,斯文扫地啊。不过这时清华来请先生,先生又有了工作。清华风气开放自由,虽说有很多海龟教授,但是不做作不崇洋,先生在国学院可以教说文,尚书,过了几年舒心的日子,不过也更加洞悉了中国正在发生的巨变,他觉得有些重要的东西回不来了。
所以1927年6月的一个早晨,他选择了从容赴死。先生既然预知中国文化不能再继续发扬光大,就决定了去死。
今天看来,民国时代确实是中国文化的分层线。先生死得其所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1

主题

132

帖子

184

积分

丨丶英勇青铜侠客

Rank: 1

UID
1849
金钱
52
在线时间
0 小时
注册时间
2019-10-1
发表于 2020-1-15 06:39:09 | 显示全部楼层
谢邀。
王国维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位诗人,喜欢他的程度超过李白和杜甫。王国维是一个文学造诣和思想境界很高的人,尤其是他提出的人生三境,独上高楼、为伊不悔、蓦然回首,很精妙地为很多人点明灯塔。
王国维的自杀,主要是时代洪流冲垮了他心境的防线。他有一句非常有名的诗句,“偶开天眼觑红尘,可怜身是眼中人”。即便一个人的思想境界再超然,却也无法真正做到遗世独立来避开红尘。
有些人觉得王国维有点“愚忠”,并且像守旧派一样殉了他心中的国,殉了他心中破碎的梦,就像有的人为了大明朝殉了节,有的人誓死不留辫子一样,有的人为大清誓死要留辫子。
个人认为我们不可以跳出时代来评断历史人物,这样无疑是隔岸观灯,王国维的心灵是有文人的纯粹性,他对心崇事物有着誓死不放手的倔强。真正的文人不是穷酸的,而是有傲骨的,他们抗打击能力可能比较脆弱,但是他们为梦想和大义洒热血却是最勇敢的一群人。
我觉得文人大致有三类,第一类是仗剑丹青的侠儒,第二类是痴迷于往圣绝学的大师,第三类是道貌岸然的酸儒。王国维属于第二类,这类人有梦性痴心倔,因为他们都有匠人精神。
像王国维这样的殉梦而死的文人有很多,比如后来的顾城,海子,三毛等。他们都是为梦而活的人,无论是时代风波还是际遇之厄,都可能会打碎他们那晶莹剔透的心灵
王国维没有陈寅恪那样学踏中西的经历,自然他很难跳出时代的格局来判断时代的走向。一座楼读书著书,一片湖郁香桃李,一个梦家国情仇。这些都被风暴吹散了,即便新的楼、新的湖、新的国再美,他也不愿去重塑心境了。


一代国学大师王国维,为何要跳水自尽?相关的图片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4

主题

130

帖子

188

积分

丨丶英勇青铜侠客

Rank: 1

UID
4211
金钱
58
在线时间
0 小时
注册时间
2019-10-3
发表于 2020-1-15 06:39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谢邀回答。
王国维自杀原因有很多。笔者认为有一下几点:
1.满清遗老。王国维作为一代国学大师,学贯中西,博古通今。就连当时的fuyi请他吃饭时,由于王国维的眼睛高度近视看不清东西,fuyi还亲自给他加菜,大清亡了之后,其觉着自己属于前清遗老,遂殉国了。
2.儿媳被亲家接走。王国维的大儿子死后,其亲家觉着不能让儿媳再留在王家,遂接走。王国维曾在一次痛声说到,我连儿媳都养不起吗?!想起其做的一首诗,最是人间留不住,朱颜辞镜花辞树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7

主题

169

帖子

233

积分

丨丶英勇青铜侠客

Rank: 1

UID
2950
金钱
64
在线时间
0 小时
注册时间
2019-10-1
发表于 2020-1-15 06:39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王国维的一生,他的精神世界和人生际遇充满了矛盾。个人和家庭、精神和肉体、新学和旧学、理性和情感、学术和政治、道德准则和社会变迁、追求学术独立和经济上不得不依附于他人,一系列个人生命的矛盾,使他成为一个戏剧性地矛盾交织、去留两难的人物。
我觉得,对于王国维之死给予最正确解释的,是他的同事、同是清华四大国学导师之一的陈寅恪。在王国维死后,陈寅恪写了非常著名的一首长诗,叫《王观堂先生挽词》,回顾了王国维一生的际遇和学术成就,在这个挽词的前面,有一个不长但是也不算短的序。其中指出,当一种文化值衰落之时,为这种文化所化之人,会感到非常痛苦。当这种痛苦达到无法解脱的时候,他只有以一死来解脱自己的苦痛。陈寅恪认为这就是王国维的死因,王国维的自沉,是殉我国固有文化,而非殉清。这篇长序,阐述了陈寅恪的文化观点及王国维之死因,不仅对王国维之选择赴死给以文化意义上的正解,同时也是解开二十世纪中国文化与社会变迁谜团的一把钥匙。
十七年家国久魂销,犹余剩水残山,留与累臣供一死;
五千卷牙签新手触,待检玄文奇字,谬承遗命倍伤神。
这是陈寅恪为王国维撰写的挽联。上联写王国维1911年辛亥革命以来的处境,剩水残山,形容亡国后的或经过变乱后的土地景物,透过此山河残破,魂飞魄散,似乎可以理解王国维最后之终局。下联说到王国维遗嘱中“书籍可托陈(寅恪)吴(宓)二先生处理”之事。以学术书籍交付陈吴二人,无异于王国维的文化托命,反映出三个人之间相交之深。陈寅恪痛承好友遗命,倍感伤神。
新文化运动后,科学主义日渐深入人心,加之国家内外交困的形势,中国的大学遂走上了科学与实利之路。在此洪流中的特例,是1925年成立的清华国学研究院。与流行的学术分科方式不同,清华国学院的专业分工并不细致,保持了传统“国学”的统包性,导师如梁启超、王国维、陈寅恪,都是通人。国学院兼采中国古代书院和英国牛津、剑桥书院制,强调导师对学生学问及人格整体的照顾及引导,学生入学时必须行拜师礼,迥异于后来只重学术研究和职称评比、不重导师功能的风气。简直是近代教育史上的一朵奇葩,一股清流。
当时就读于清华国学院的学生蓝文征回忆:
各位先生传业态度的庄严恳挚,诸同学问道心志的诚敬殷切,穆然有鹅湖、鹿洞遗风。每当春秋佳日,随侍诸师,徜徉湖山,俯仰吟啸,无限春风舞雩之乐。院中都以学问道义相期。故师弟之间,恩若骨肉;同门之谊,亲如手足。

可清华国学院只存在了4年,便因王国维和梁启超的相继去世而停办了。研究问题,输入学理,整理国故,再造文明,如此有理想的教育,在也没有走出多远。但清华国学院的4年,与蔡元培主政北京大学的4年一样,对中国二十世纪教育史影响深远。
王国维在《人间词话》中称,古今凡成大事业、大学问者必经三种境界:“昨夜西风凋碧树,独上高楼,望尽天涯路。”此第一境也;“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。”此第二境也;“众里寻她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。”其实今天重读,如同诗谶般惊心。“昨夜西风凋碧树,独上西楼,望尽天涯路”。“西风”就是秋风,“凋碧树”,风把绿色的树叶全部吹走了,所以变成了枯树。一个人走到向西的楼上,“望尽天涯路”。“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。”,深知身在情长在,领悟到只要自己的肉体存在,大概情感也就永远存在,对于这种情感是没有办法完全舍得的。对于美,对于自己所耽溺的这些事物,永远没有办法抛弃掉。最后,那个寻寻觅觅、蓦然回首的姿态,其实是一个贾宝玉式“悬崖撒手”的姿态,中国文化的理想,明灭在灯火阑珊处,他返身投奔的姿态,如此的决绝。可见,王国维内心的压抑与苦闷由来已久,在文化转型期,徘徊新旧之间,中国人对于中国人的文化没有信心。「国故」不再,国将不国。生活在一个不待见自己传统文化的社会中,王国维经此世变,深感奇辱,愿做一个警醒中国人的殉道者,效屈原之自沉汨罗。

一代国学大师王国维,为何要跳水自尽?相关的图片

自古以来,目睹政事之“回天无力”而“旋乞归乡”,几乎已成为“为臣之道”的传统。在清末民初芜杂的政局之下,士人大多不是遁往“山林”,或“山林”的象征——故乡,而是或依旧滞留京都,或辗转青岛、天津或上海的租界,挣得“世外”转圜的余地。去留之际,隐匿着个人与家国政治的离合。王国维曾为友作挽联,曰:“问君胡不归?赤县竟无干净土。”巨大的革命风潮的席卷,则相当于寸寸“王土”的沦丧。这样,原本足以容身的“家乡”,此时也被目为“污浊”之地而“有乡不得归”。王国维在《疆村校词图序》中叹言:“夫有乡而不得归者,今日士大夫之所同也。”此处的“归乡”,不仅是地理概念上的,更是精神文化意义上的。那种中国文化理想所呈现的,烟水迷离之致、低徊要眇之情,那种山川、风雨、花鸟外不得已的心情怀抱,那种芬芳悱恻的心灵,已经越来越冉冉远去了——王国维早就说出了近世以来中国士人的宿命。无乡可返的王国维,最后只有在残山剩水之中,灯火阑珊之处,带着一个理想主义者的百年孤独,四海无人,奇哀遗恨,为中国文化招魂返魅,与那个不断破毁之中的文化精神,共命而同尽。这就是王国维的文化选择,不顾世俗实利,跳出俗谛桎梏,以一死而见其独立自由之意志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MIP|论坛新贴|论坛标签|网站地图|外链吧

GMT+8, 2020-1-26 16:32 , Processed in 3.684668 second(s), 55 queries , Gzip On, MemCached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19-9-1 WLB.biz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